當前位置:主頁 > 信息公開 > 黨務工作 >

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難忘歲月(四)

來源:admin 發布時間:2017-09-15 字號:

“拆掉围墙 八面来风”

——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難忘歲月(四)

2015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前夕,中外媒體公布了數張1985年他在正定工作期間率團赴美考察時的照片,一時間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這些老照片上,正定人首先注意到的,是當年那個大家熟悉的、總是穿著舊軍裝的年輕縣委書記,穿起西裝、打著領帶的風采。

正定人至今難忘,30多年前,正是在“老書記”習近平的帶領下,正定打開封閉的大門,拆掉思想的圍牆,迎來八面來風。他提出,要開闊視野看世界,擺脫小農意識,樹立改革開放新風,激發經濟發展活力。他主張,拆掉圍牆,八面來風,橫向聯系,經濟協作,主攻石市,擠入京津,咬住晉蒙,沖向全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格局。他瞄准國際市場,率團赴美考察技術、締結友誼,展現出超前的開放意識和面向未來的戰略眼光。

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們必須開闊視野,看得遠一點,手伸得長一點,搞一點‘拿來主義’……今後要把膽子放大一點,把路走遠一點,以他山之石,攻我之玉。”

——習近平

1984年,春節後上班第一天。兩個年輕人,平生第一次穿上西裝,走進了正定縣委大院。他們是時任縣委辦公室資料組幹事的李亞平和秘書組負責行政事務的張銀耀。當時,南方來辦事的人大多西裝著身,但縣機關裏還沒有人穿。這年春節前,習近平對他倆說:“你們帶個頭吧。”習近平說,自己平時穿舊軍裝,更容易和基層幹部群衆打成一片。“你們是縣委辦的年輕人,要樹立新風尚。”“你們正定還真是開放啊!”石家莊市來辦事的人看到他倆西裝革履的樣子說當時,人們往往先從服飾上看一個地方是否開放。

1983年春節剛過,5個裹著厚厚老式棉襖、外罩黑藍綠“老三樣”制服的北方漢子,出現在花城廣州的街頭。他們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正定縣委、縣政府向開放前沿省份派出取經的第一個考察團。“春節後一上班,習近平就找到縣裏主要領導,說咱們應該派人到廣東去考察,看看外面的世界,還說馬上就出發!”當年考察團最年輕的成員、縣委辦公室資料組組長趙建軍回憶。

在習近平的建議和聯絡下,2月24日,農曆正月十二,由時任縣委副書記闫書章帶隊的考察團出發了。第一站,廣州。一下火車,他們便大開眼界。大街上,老百姓的穿著色彩鮮豔、花式繁多。考察團不知誰說了一句:“穿成咱這樣,不認路也丟不了。”到中山、順德、南海、佛山,一路所見,不管是基層幹部還是企業管理人員都西裝革履。但比起外表衣著上的反差,廣州之行更觸動他們的是思想觀念和經濟發展上的巨大落差。“原以爲我們幹得不錯了。但看了人家的現代化家電制造廠、服裝廠,任何一家鄉鎮企業、合資企業的規模,都遠遠超過我們縣辦企業。”趙建軍感慨地說。習近平聽完考察團彙報後很興奮。他說,我們要讓更多的幹部,到身邊開放搞得好的地方去看看,實地感受一下。

1983年12月下旬的一天,一支由北京吉普、拉達轎車、紅星面包等組成的長長車隊出發了。習近平帶著全縣三級幹部,到經濟發展水平較快、開放水平較高的保定蠡縣參觀學習。不看不知道,差距很明顯。比實力,當時蠡縣人均年收入上千元的大隊有好幾個,而當時正定人均年收入超過600元的也只有西莊屯二隊一個。

習近平說,我們有什麽理由滿足現狀呢?比協作,蠡縣爲發展腈綸業和全國17個省市區、43個單位建立了經濟業務聯系。習近平說,相比之下,我們的“腿”太短。比市場,蠡縣不但建立了各種專業公司,開辟了各種專業市場,還發動了4萬多人靠肩扛、手提、車子馱,到全國各地搞推銷。

習近平說,這幾手都值得我們學習。比引才,蠡縣有的單位以月工資300元的高薪聘请技术人员传授技术。习近平说,猛一看有些不合算,长远看,花点钱把技术买下了,这是无价之宝。在人才技术方面花点钱还是值得的。参观回来,习近平在全县三级干部会上旗帜鲜明地提出:——永利娱乐网址77有些同志满足于“丰衣足食”,总觉得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成绩不小了,农民温饱不发愁了,该满足了。这种思想,是小农意识的反映。——我們必須開闊視野,看得遠一點,手伸得長一點,搞一點“拿来主义”……今后要把胆子放大一点,把路走远一点,以他山之石,攻我之玉。……习近平说,这次会议必将成为一个新的起点。在这之后,习近平又带着县里干部赴廊坊霸县(今霸州市)、天津等地学习参观,继续开拓眼界、激发斗志。正定人一步步打开视野、转变观念,开始走出正定,走向全国。找亲戚、托朋友、寻项目……他们想尽办法,卖出本地的物产,引回资金、技术、人才。习近平赴无锡考察引来能人邱斌昌的故事,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那是1984年五六月間,習近平帶隊一行5人去江蘇考察鄉鎮企業發展經驗,先後走訪了無錫、常熟、南通等3市5縣的59個單位。考察中他們注意到,蘇南鄉鎮企業爲破解技術瓶頸,正從上海大規模引進“星期日工程師”,用能人解難題。習近平赴江蘇前也發現了一個能人。此人就在無錫。

出發之前,習近平特意交給李亞平一封來信,信封上寫著“正定縣委書記收”幾個大字。習近平告訴他,提前與這位能人聯系,約對方在當地見面,協商其到正定工作的有關事宜。

寫信的,是無錫機械局農機供銷公司原經理邱斌昌。他在信中表示,看到正定開放招才,願意過來工作。見面約在無錫市政府招待處,是個晚上。“那是一個典型的南方人,頭發梳得油光,皮鞋擦得锃亮。當年,即使是在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無錫街頭,打扮得那麽講究的人也並不多見。”李亞平說,可以想見,因爲要見“正定來的習書記”,邱斌昌本人當時有多在意。聽完習近平介紹縣裏有關企業情況,邱斌昌當即表示,可以到連年虧損瀕臨倒閉的油泵油嘴廠工作。他還特別提到,自己可以帶一個成熟的柴油發電機項目到正定,馬上就能出産品。送走邱斌昌,和其他幾位考察團成員商議後,習近平說:“我們要發展大規模商品經濟,需要引進這樣的能人。”當即,習近平就打電話跟留在家的其他縣領導進行了溝通,一致決定,引進這位能人。

當年8月,邱斌昌到正定報到。到油泵油嘴廠沒幾天,他就把因找不到銷路而積壓的産品全部賣了出去。他還帶人開發出一批新産品打向市場,不到一年廠裏産值就翻了一番。他帶來的柴油發電機項目,也成爲企業一個增長點。他的管理方法,還被複制到其他縣屬企業。開放中的正定,讓邱斌昌找到了施展能力的舞台。他一幹十幾年,一直幹到退休。他獲得過很多榮譽,但沒多拿一分錢,還把幾十萬元獎金全部無償給了企業。他說:“我抛家舍業爲的是找到一個開明果斷的領導,爲的是幹一番事業,我的願望實現了。”不斷走出去、引進來,拆掉思想的圍牆,正定開放的大門豁然敞開,迎來八面來風。“信息熱”來了。全縣8個經濟局建立信息股,每鄉一名負責幹部抓信息,村村設信息員,全國設信息點。正定織起了一張龐大的信息網。“科技熱”來了。“有文化的啃書本,沒文化的跑斷腿”,老百姓到處找優種、討配方、問技術。“企業熱”來了。到1985年,正定全縣辦起各種所有制企業13444家,産值、利潤、利稅全面撐起正定經濟的“半壁江山”。“對外開放,首先從思想解放開始。習書記打開了我們的視野,轉變了我們的觀念。思想的閥門打開了,改革開放的春風就進來了。”正定的老幹部們說。

在以後的歲月裏,不管在廈門、甯德、福州,還是在浙江、上海、北京,習近平不忘正定的建設與發展。他曾邀24名正定縣幹部和16名石家莊地區幹部,到福州挂職鍛煉。他還將義烏小商品市場發展經驗介紹給正定,正定後來建立了華北地區最大的小商品市場。

把買賣做到全中國“商品經濟是一種開放性的經濟……不僅要爭取和石家莊市發展多方面的經濟技術協作,而且要和北京、天津以至全國各地發展經濟技術協作。”

——習近平

牛來了!1984年春節前的一個清晨,隨著汽笛的一聲長鳴,列車進站——120多頭來自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的奶牛,裝了整整三個車皮,還外帶一車皮草料。隆冬中的正定火車站頓時熱鬧起來。守在站台上接牛的,有時任縣供銷社生産資料公司業務副經理的李印江和耕具組的工作人員。“個頭真不小。”等候接牛的人群裏,有人說了一聲。這是我國最早培育的乳肉兼用牛種——三河牛。

2017年2月24日人民日報刊發的《習近平總書記的扶貧情結》一文中,習近平回憶起這段往事:“正定那時搞的是純農業,我考慮正定離石家莊很近,就提出搞多種經營,發展‘半城郊型’經濟……養奶牛也是那時開始的。我到內蒙古呼倫貝爾去買過牛,黑白花牛最好,但價格太貴了,我們買的是三河牛,價格便宜一半。”

這些從呼倫貝爾3个旗调来的三河牛,每一头母牛肚子里还都怀着小牛。很快,这些牛都产了崽,最多的在6年时间里繁殖了4代。回想當年接牛那一幕,李印江说,这批牛跟以往不一样。以前县供销社系统进牛,都是耕牛,属于“耕具”。这次习书记引进的三河牛,是专门用来产奶、产肉的商品牛。这批牛的到来,带动养牛业迅速在滹沱河两岸发展起来,成为正定面向县外的一笔大买卖不僅盯著市場做買賣,還要放手打開門戶,跨越區域搞協作,建開放型經濟格局。

習近平首先把目光瞄准了京津。1983年12月,習近平在全縣三級幹部會上提出,商品經濟是一種開放性的經濟,要加快其發展,必須實行開放性的政策,把內部和外部的各種有利條件都充分利用起來。他特別提到,不僅要爭取和石家莊市發展多方面的經濟技術協作,而且要和北京、天津以至全國各地發展經濟技術協作。沒多久,正定在北京、天津和無錫等大中城市建立了聯絡機構。經濟信息、技術和人才很快被從京津引了過來。無錫聯絡處籌建後,很快就爲正定引來了一位廠長和幾十名技術人員。“當時獲取經濟信息不像今天這樣便捷,信息還屬于稀缺資源。選擇在京津設聯絡處,說明習近平在主動從這兩大城市爲正定發展獲取資源。”石家莊市委研究室副主任張素钊說。

習近平提出的面對大專院校、科研機構、學術團體和重點廠家進行挂鈎協作的要求,也很快有了結果。幾個月後,各局和各鄉通過熟人、親友,與全國32所大專院校、21個科研單位建立了聯系。

轉過年後,習近平再部署:——年內全縣25個鄉和全國29個省市區都要建立供銷關系,年底前每個村起碼要挂上一個協作單位。——搞好發達地區的外協加工,搞好對發達地區的産品輸入,有條件的要力爭打入港澳和國際市場。

刊登于1985年第1期《中国青年》的一篇通讯这样写道——習近平主张:“拆掉围墙,八面来风,横向联系,经济协作,主攻石市,挤入京津,咬住晋蒙,冲向全国。”“这意味着要跳出正定、跳出河北,在全国乃至国际层面去开拓市场、配置资源。习近平在构建一种更大的、更开放的经济格局。”张素钊说。开拓更大的市场,做更大、更远的买卖,习近平寻求“结亲”的脚步也走得越来越远。“我曾经到过抚松县的森工局。”2015年3月9日,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提到,自己當年在河北省正定县任县委书记的时候,与抚松县开展合作的事情。

1984年秋,兩個風塵仆仆的人,踏上東北的黑土地。他們此行的目的,是重點考察專業市場。時任縣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戴留金,是這個二人考察團成員之一。另一位,正是縣委書記習近平。第一站,他們去的是遼甯海城西柳服裝市場。這個幾年前由當地農民在大土坑裏自發建立起來的市場,已是“貨不分南北,人不分公私,物暢其流,財達三江”。考察之後,二人深受啓發。第二站,他們來到長白山腳下,吉林撫松。從海城出發,火車倒汽車,幾天輾轉上千裏,趕到茫茫林海中的撫松時,當地的最低氣溫已經降到零攝氏度以下了。當時,撫松是國家重點林區縣和著名人參産地。兩人詳細考察了當地木材市場和加工企業。一回來,習近平就組織了一個團隊,由副縣長師文山帶著,再赴撫松。

又一段“千里姻缘”。當年10月16日,两县初步签订了经济技术协作意向书。12月27日,两县又在正定签订了《第二次经济协作洽谈备忘录》,双方约定,抚松方面春节前即向正定提供一部分统材(指不分规格、等级的原木),而正定则向抚松提供部分磷肥、面制品,并帮助抚松培训技术人员发展养鸡业。开放合作的区域越来越多。正定后来还与黑龙江延寿、山西原平、陕西延安等多地结成姊妹县区,建立全方位经济协作关系。与东北的木材联营协作很快就带动了全县7个木制品专业村、2000多个专业户和22个木制厂的商品生产。时至今日,家具和板材的加工与流通,仍是正定一大产业。大协作为正定带来了更大的买卖。“是习书记让永利娱乐网址77见识了市场的力量。市场也带给永利娱乐网址77发展开放型经济的巨大可能。”时任县供销社业务科科员的张文海说,也是从1984年开始,县里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远,化肥、玉米专列,跑山西、进四川……

令张文海自豪的是,當年他们最远的一笔生意,是从东北收购玉米,经正定转运到云南进行饲料加工,穿越了整个中国。

與一個美國小鎮的情緣“了解外面正在發生的事情,掌握世界科技發展的趨勢,才能走向世界。”

——習近平

在世界的版圖上,美國艾奧瓦州的小鎮馬斯卡廷可以說毫不起眼。但習近平32年前在这里同当地人民结下的深厚情谊,却像一粒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最终枝繁叶茂。习近平第一次到马斯卡廷,是1985年5月5日。这一年,习近平率石家庄地区玉米加工技术考察团一行5人,来到大洋彼岸的友好省州艾奥瓦州进行了为期18天的实地考察。当时中美建交不久,两国人民相互了解与沟通的愿望极为强烈,他们的到访成为这个美国中部小镇的大新闻,马斯卡廷日报把“中国访问者”称为小镇的超级明星。时值春播时节,习近平为考察农业而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之后,农村面貌为之一变,短短几年时间,农村卖粮难的问题已经开始冒头。当时的石家庄地区作为粮食高产区,尤其是玉米的利用和深加工正在成为一个亟须解决的问题。素有“美国粮仓”之称的艾奥瓦州,拥有全美最大的玉米、大豆、鸡蛋、猪肉产量,且深加工技术发达,产业链完备。习近平此次率团赴美考察,要为石家庄地区和全省玉米生产和深度加工、合理转化探索一条路子,并探讨进行交流合作的可能性。去之前,习近平曾在一次正定全县干部会议上就农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无论是种植业、养殖业,还是林业、牧业,还要与副业、加工业、商业流通的发展联系起来,其经济效益将成倍地增长。同时,习近平也密切关注着国际市场和世界科技的发展。他曾要求全县各级干部,“要多一些战略思想,立于一村、一乡,放眼于全省、全国,以至国际市场”。他还向年轻的学子推荐当时影响世界思想界的未来学著作《第三次浪潮》《大趋势》等,对他们说:“了解外面正在發生的事情,掌握世界科技發展的趨勢,才能走向世界。”怀着强烈的好奇心,习近平一行仔细考察研究艾奥瓦州现代化农业的每个环节。在先锋种子国际公司,考察团参观了玉米种子烘干、储存设备和田间播种技术。接待他们的约翰逊先生提到,他们还可以为用户提供土壤分析等服务。听到这里,习近平主动介绍了石家庄地区的气候、土壤情况。对方表示,愿意合作研究培育适合石家庄地区的抗旱玉米新品种。在沃高顿饲料厂,他们看到两条电子计算机控制的生产线,每天可以生产240吨各种饲料及饲料添加剂,企业还可以为用户设计配方、提供优质浓缩饲料。

習近平仔細詢問配方設計的流程等細節。他說,可作爲我們發展飼料工業的一條路子,加以借鑒。在當地農場,他們看到,使用紅外線定位技術的大型播種機在廣袤的農田裏一穴一粒地精播玉米。習近平認爲,這種技術節約、精准、高效,是我們的發展方向。……種子公司、家庭農場和養殖場、農機企業、澱粉加工廠、飼料廠、農産品和食品加工廠、種植協會……考察團看到了一條長長的農業産業鏈。

習近平對大家說,可見我們的玉米不是多,而是遠遠不能滿足需要,關鍵是如何將玉米向肉蛋奶、向工業産品、向食品轉化的問題。“我們看到了玉米的深度加工和綜合利用,眼界和思路大爲開闊。對石家莊地區乃至河北省玉米加工和轉化的路徑和方法,有了較明晰的思路。”考察團成員、時任束鹿(今辛集市)縣委副書記的白潤璋說。從得梅因、錫德拉皮茲到馬斯卡廷,習近平一行參觀了多地29個公司、農場、大學、科研院所及政府有關部門,接觸與結識了近400位各界人士。一路下來,他們不但搜集到一大批對科研、生産、管理以及以後的引進、協作和貿易工作具有很高參考和實用價值的資料,而且還積極跟美國商家進行洽談。一位叫頗爾的機械商,聽說中國考察團到來,特意從外地趕到馬斯卡廷推介他的設備。習近平一行利用考察間隙,與他談了一個多小時。“美國各企業都願意與我們做買賣,但他們對中國的情況了解甚少。因此今後可以繼續就雙方感興趣的領域組織專業考察和專項洽談,邀外國人來我區考察,以加強了解,進行技術貿易交流。”回來後考察團特意在報告中這樣寫道。

春天的到訪,播下了友誼的種子。習近平一行抵達艾奧瓦州次日上午,就會見了艾奧瓦州州長布蘭斯塔德。從此,布蘭斯塔德說他結識了一位“偉大的朋友”。5月5日午後到達,7日下午離開,在馬斯卡廷短短三天的停留,是習近平同美國民衆直接接觸的寶貴時光。習近平當時住在德沃切克家中。“住下的第一天晚上,女主人問我們明天早上幾點起床,吃什麽。習近平告訴她7點起床,還說你們吃什麽我們就吃什麽,我們想體驗和了解普通美國人家的生活。當晚,女主人把小點心送到我們房間,說睡覺前餓了吃。”考察團成員、時任石家莊地區外辦翻譯的夏文義說。

白潤璋回憶說,當晚他和另一名考察團成員住在馬戈林家中。房東年逾八旬的父母也住在小鎮上。第二天,正是馬戈林夫婦的小兒子16歲生日。習近平知道後,晚上帶著大家一起去探望老人、給孩子過生日。這溫馨的一刻被定格在一張照片上。離開馬斯卡廷時,馬戈林的老母親不舍地說“你們離開就像孩子要出門,希望你們再來。”……

分別之際,習近平也表達了他的感受:“我們已經看了很多,了解了很多,收獲頗豐。我們看到了你們先進的技術。這裏的人民對我們非常熱情友好。正因如此,給我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習近平也給艾奧瓦州民衆留下了深刻印象。6次接受當地記者采訪,5次參加美方舉辦的歡迎宴會。每次,習近平代表考察團接受采訪、發表致辭,都是即興發言。“習近平講起來總是有條不紊,生動充實,聽衆不時報以掌聲。”夏文義說。1985年5月7日,馬斯卡廷市政府向考察團成員每人贈送了一把象征中美兩國人民友誼的金鑰匙。

2012年习近平再次到访时,马斯卡廷又一次向他赠送了该市的金钥匙。把金钥匙两次送给同一个人,在马斯卡廷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次故地重游,在曾任艾奥瓦州友好省州委员会委员的老朋友兰蒂夫人家,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深情地说:“再回到马斯卡廷,當年的印象又重新浮现,见到你们我感到非常亲切。给我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你们都不会体会到,因为你们是我见到的第一批美国人,我对美国的第一印象来自你们,对我来说,你们就是美国。”

星移鬥轉,情緣依然。30多年間,習近平與布蘭斯塔德多次見面,成爲了“老朋友”。2017年5月,布蘭斯塔德被美國政府任命爲新任駐華大使。7月12日,他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遞交了國書。7月16日,他把上任後第一個訪問省份選在了河北。他表示,將一如既往爲加深河北省與艾奧瓦州在多方面的務實合作貢獻力量,相信兩國友好合作的前景更加美好。

河北省與艾奧瓦州之間的友好關系一直在持續著。2013年4月,正定和馬斯卡廷結爲友好縣市。兩地的交流合作,再深一層。同年10月,河北省—艾奧瓦州建立友好省州關系30周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致信表示熱烈的祝賀。習近平在賀信中說,河北省和艾奧瓦州結好30周年來,各領域合作取得了重要進展,爲兩地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成爲中美地方務實合作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