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信息公開 > 黨務工作 >

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難忘歲月(五)

來源:admin 發布時間:2017-09-15 字號:

“刹住新的不正之風沒有氣勢不行”

——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難忘歲月(五)


“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的責任,就是同全黨同志一道,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切實解決自身存在的突出問題,切實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系群衆,使我們黨始終成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習近平

“黨風的好壞,決定人心的向背;人心的向背,不但決定著社會主義建設的命運,也決定著黨的命運。”30多年前,習近平在正定工作時說的這句話,體現了他抓好黨風建設的堅定信念和決心,給全縣黨員幹部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主持制定改進領導作風“六項規定”,大力整治“文山會海”,開展“效率月”活動,改進了幹部作風。他認真清理解決群衆反映強烈的國家幹部違規建房分房等三股歪風,連續出台規定防止吃喝風蔓延滋長,狠刹了不正之風他騎自行車下鄉,在大食堂吃飯,經常工作學習到淩晨一兩點,辦公室的門始終對群衆開放。采訪中,人們充滿感情地向我們講述習近平總書記當年在正定工作的一個個故事。一幅幅褪色的老照片,一句句動情的回憶,讓我們真切感受到一種不忘初心的赤子情懷,讓我們深深體悟到一種嚴于律己的優良作風。

主持制定改進領導作風“六項規定”“各級黨組織要把抓黨風作爲關系黨的生死存亡的大事抓,只有全黨抓黨風,才能盡快實現黨風的根本好轉。”

——習近平

正定縣檔案館珍藏著一份文件,紙頁雖然泛黃,但字迹依然清晰。這份正發(1983)42號文件,標題是《中共正定縣委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1200多字的規定,今天讀來仍有極強的現實針對性。這份文件,是習近平擔任縣委書記不久親自主持制定的,一共6條內容,被稱爲“六項規定”。“‘六項規定’是針對當時突出的作風問題制定的。”時任縣委辦公室資料組幹事的張銀耀回憶說,當時一些黨員幹部貪圖安逸、紀律松弛、精神不振、作風飄浮,不注重調查研究,工作不負責任。對這種現象,習近平非常反對。在縣委落實政策工作會議上,他說,“共産黨人是有鮮明的立場的,支持什麽,反對什麽,旗幟要鮮明,特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態度要明朗”。在全縣第四次黨的紀律檢查工作會議上,他強調,“各級黨組織要把抓黨風作爲關系黨的生死存亡的大事抓,只有全黨抓黨風,才能盡快實現黨風的根本好轉”。

1983年下半年,習近平就任縣委書記後沒多久,就把縣委辦的幾位同志叫到辦公室,說打算出台一個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規定。“習書記說了思路,說得非常細致。他告訴大家,規定應該包括哪些方面,連主要內容都指了出來。”張銀耀說。反複打磨拿出初稿,征求領導幹部意見,提交常委會研究。1983年12月6日,《中共正定縣委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正式印發——總攬全局,抓大事。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貫徹執行上,自覺地在政治上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反對官衙作風,注重工作實效。要在調查研究上狠下功夫,縣委常委都要在農村和廠礦學校建立若幹個聯系戶和聯系點,每年要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深入基層;搞好“一班人”團結,維護縣委領導的統一。堅持每季召開一次常委生活會,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不斷增強團結,改進工作;以身作則,不搞不正之風。模範地遵守黨章和《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准則》,不以權謀私,不搞特殊化,要求一般幹部和廣大群衆做到的,領導幹部要首先做到;加強學習,不斷提高領導水平。要根據工作需要,有針對性地聘請有理論、有技術專長的人開課,給常委講授專業知識;樹立雄心壯志,爲四化爭先創優。在國內找出各類同行業的先進典型,發憤比學趕超,力爭使分管的工作在全區、全省、全國居于先進地位。

時任縣長的程寶懷對記者說,“六項規定”要求具體,操作性強,針對當時突出的作風積弊,爲領導幹部定下了規矩,形成了制度,這些都與今天的中央八項規定一脈相承,從中可以看出習近平對黨風建設的深刻認識、持續思考和一貫堅持。規矩定下,制度形成,如何落實?習近平始終放在心上。

1984年3月末,正定縣委、縣人大常委會、縣政府、縣政協四大班子領導,同時收到一封內容相同的信,署名“習近平”。

各位同事:

大家上任半年多了,人們還習慣稱我們“新班子”。我體味,其中不無期盼之意,上上下下都希望我們有一個新作風。初任伊始,縣委作出了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提出反對官衙作風,注重調查研究,以每年三分之一時間深入基層而自律。由于實行不力,尚未成風氣。現今,全年工作已基本部署就緒,大量工作轉向落實,我們要脫身冗務,著眼于基層,著眼于實際。大家分包各線,聯系鄉鎮,要多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實實在在地調查研究一番,多了解一些真情實況,長一些真知灼見,更有效地指導工作,解決問題。凡事務求貫徹。到基層調查,要一下到底,親自摸情況,直接聽反映,尋求“源頭活水”。可以登門入戶,4月份每人了解10個典型。除本人聯系戶外,還要顧及到“兩戶一體”、知識分子、老幹部諸方面。調查可圍繞各階段中心工作和突出問題進行,失誤不足,要求願望,意見建議,都可列入調查範圍。調查所得,要整理加工,形成自己的意見,直接告我。深居簡出,習之已久,願能以此爲開端,興起調查研究之風。

祝工作順利

習近平

1984年3月28日

 

接到這封信,縣四大班子領導都在機關坐不住了。大家一頭紮到基層,調查研究,發現問題,找出辦法。“习书记从不在办公室闲坐。”采访中,很多人回忆道,習近平跑遍了全县所有村,他还常在县城大街上临时摆桌子,听取群众意见。那段时期正定形成的许多文件和重大决策,都跟这些调研有关系。会风文风,都是党风。“六项规定”出台不久,習近平又下定决心搬“文山”、填“会海”。事情缘起于1984年初的一次调研。習近平下乡到了朱河乡,乡党委书记一见習近平,就诉起苦来——2月份,乡干部上县里开会17次,再加上乡里的会,会太多了。此外,要求上报的报表、总结、汇报和县里各部门下发的文件、简报、通知,太频繁了。更有甚者,上边来人,都点名要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接待,迎来送往,太耗费精力了。習近平的脸上露出了愠色。他非常严厉地说:“这件事,要在常委会上研究,要搞无会议日,每周起码两天,全县严格执行。除县委、县政府、公安局三家外,其他单位一律不准出简报。违反者,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直接没收打字机。县机关干部下乡,找对口人员联系,不能大事、小事都缠住书记、乡长。”

1984年3月10日,縣委、縣政府關于改進文風會風的規定印發。力度之大、措施之實,前所未有——縣委、縣政府各類文件均在去年的基礎上壓縮三分之一;全縣三級幹部會議一般每年不超過兩次,局部性和階段性工作一般不召開會議;建立會議審批卡制度,批准後才能舉行,鄉書記、鄉長參加的會議經縣委書記、縣長批准;

1984年6月29日,在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習近平提倡:“说短话,开短会,发短文件,能当机立断的事,就不要推诿扯皮;能三四个人面议的事,就不要找一帮人作陪;开半小时会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开一小时的会。”曾当过县养鸡场负责人的刘成永回忆说:“我是县人大常委,记得一次开人大会,我坐在習近平书记身后,他作报告前摘下手表给我,说‘你看着这表啊,我就讲半个小时,误差上下不能超过1分钟’。等他讲完了,我看下手表,误差只有十来秒。”当时,每周二、三被确定为县直机关无会日。第一个无会日到了,習近平对县委办工作人员说,你们去了解一下执行情况。县委办工作人员迅速做了调查,结果发现,仍有5个县直机关单位照常开会。询问原因,回应是:不开会,怎么布置工作?真别扭。“不行,就是要别扭别扭。会议缠身,实际工作怎么干?”習近平斩钉截铁地说。这5个单位受到县委通报批评。领导干部从“文山会海”中解脱出来,但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等不良作风还普遍存在。尤其是一些机关单位的负责干部,工作敷衍,办事拖拉,给各项工作推进带来“中梗阻”。“简化办事程序,反对拖拉扯皮”。1984年7月,在習近平的倡议下,全县开展了“效率月”活动。

習近平鲜明提出:速度就是效率,协调就是效率,简化就是效率,责任明确就是效率,最小失误就是效率,办一件事成一件事就是效率。之前,县商业局就发生过一起典型的“拖延症”事件。25個基層供銷社急等著與商業局簽訂承包合同,但反複折騰了好幾個月,合同還躺在商業局抽屜裏“睡大覺”,一份也沒落實。行動怠慢、拖而不辦或頂著不辦的要追查責任,直至停發獎金,調換工作——“效率月”活動開展後,商業局大力整頓作風頑疾。30多名幹部一竿子紮到基層供銷社,兩天就與25個基層供銷社和13個公司簽完了承包合同。

黨性決定黨風。“近平同志上任以后,非常注重加强党员干部党性教育。”程宝怀说,習近平要求各级党组织开展好“三会一课”,解决好领导班子自身组织生活不正常、涣散软弱等问题。要求党员对照党章要求,对照先进党员、英雄模范,对照入党誓词,看自己思想上和行动上有哪些差距。

時隔30多年,时任县财政局局长的杨瑞柏依然清楚记得,为了加强党员干部的学习教育,習近平曾多次对全县正科级干部进行考试。考试前,县委办先通知各乡和县直单位的一把手,明确考试内容,让大家自学。然后,选择某一天,把大家集中在县委会议室,发考卷进行考试。“考卷题目都是习书记定的。考完后,他亲自审阅试卷,但是不打分,不公布成绩,而是针对考卷上暴露出的一些问题,专门开会讲解,大家都觉得这种方法很有效果。”杨瑞柏说。


三令五申刹住吃喝風“領導幹部要帶頭抵制、糾正歪風邪氣,遇事敢抓、敢管、敢于碰硬。”

——習近平


“县林业局党组违纪建房分房,县委书记習近平同志亲临现场调查,就地拍板,作了严肃处理,并通报全县,使问题很快得到解决。”这是正定县委1984年10月9日《情况简报》上的记载。这份简报还显示,10个月内,县纪委就纠正建房分房不正之风问题8次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常委会作了专题讨论和研究。“不正之风,不同时期有不同表现。”时任县委宣传部通讯组组长的高培琦说,当时群众反映最强烈的,主要是国家干部违规建房分房、“农转非”和招工中违反政策拉关系、“走后门”安排子女亲友三股不正之风。“領導幹部要帶頭抵制、糾正歪風邪氣,遇事敢抓、敢管、敢于碰硬。”针对党内出现的不正之风,習近平多次强调。

在全縣鄉鎮黨委書記、鄉鎮長會議上,他嚴厲地說:“決不能讓搞不正之風的人得到半點便宜。唯此,才能刹住新的不正之風,做到令行禁止。”縣直某單位一把手,多次利用職權謀取私利。在單位分房中,他多占一間;自己的兒子不夠招工條件,卻將其轉爲全民正式工。1985年3月,縣委根據群衆舉報,對其問題進行調查,取消了其子的轉工資格,責令其停職檢查。4月5日,縣委決定撤銷其黨內職務,縣人大常委會決定撤銷其行政職務。

1985年4月22日,县委将处分决定通报全县,使广大党员干部深受警示。随着改革不断推进,又出现了钻改革空子发不义之财、巧立名目大吃大喝等新的不正之风。“刹住新的不正之风没有气势不行。”習近平态度坚决。在新的不正之风中,吃喝风表现得尤为突出。对公款吃喝,習近平果断纠正。吃喝风刚冒头,在習近平的推动下,县里就作出规定,机关干部、事业单位干部不准用公款吃喝,单位之间也不准互相宴请。执行了一段以后,有的同志提出,正定要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客商要来投资、置业,客人来了怎么办?

習近平针对大家的反映,让县委、县政府作了补充规定。客商来了可以招待,上四菜一汤,以当地小吃为主,不准上高档菜,不准上烟酒。尽管三令五申,有的单位和部门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每有人来,必有酒席,而且招待次数有增无减,陪客人员也日渐增多,群众说是“羅漢陪菩薩——賓少主多”。

根据習近平的意见,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专门印发通知,重申“凡屬上級來人檢查指導工作,以及赴我縣參觀人員,一律不准招待。”“陪餐人員要壓縮到最低限度。”“後來縣裏明確規定,陪客人數最多不能超過5個,一般兩三個。再經過紀委認真檢查各單位的執行情況,縣裏的招待實現了比較規範化的管理。”縣紀委一位退休老幹部回憶說。 

在習近平倡导下,四菜一汤逐渐成为正定县待客的标准。接待来客的“正定宴”出炉了:主要是荞面扒糕、猪头肉、缸炉烧饼和馄饨,都是当地的土特产,价廉物美。采访中,很多人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習近平常说,针尖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作风建设一定要防微杜渐。

1984年,县里准备上一个项目,技术人员都是習近平请来的专家。一次吃中午饭,县里的同志觉得专家们几天来很辛苦,中午应破例吃得好一点、上些酒水。向習近平请示后,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四菜一汤。还是这一年,中央某部委由部长亲自带队,到正定县调研。因为调研组规格很高,县委办做了高标准的接待方案。在向習近平汇报时,他主动询问如何接待,县委办据实以告。

習近平说:“这样安排是不妥当的,赶快问一下招待所,还来不来得及改,如果来不及改,我就不参加宴请了。”县委办马上通知招待所整改,去掉了高档烟酒和高档菜,習近平才参加宴会。他对部长说:“我陪您吃一顿便饭。”为刹住吃喝风,習近平对自己严格要求,对身边工作人员也严加约束。

1983年10月1日,国庆节,星期六。習近平去大佛寺,了解县文化局新班子上任后的工作情况。晚上,回到县委,習近平拿出10元钱给了办公室工作人员李亚平,说想请假日晚上值班的人员一块儿坐坐。“不料,因为这顿饭,县委办公室的小崔挨了一顿批评。我拿了习书记的钱出去买了些小酒小菜,哪知道回来的时候一看,小崔早准备了不少酒菜,他还让我把钱退给习书记。”李亚平没有多想,拿了钱就去退。小崔跟过来解释说:“习书记,今天的晚饭由办公室卖报纸的钱来开支,就不用您个人破费了。”習近平一下就恼了:“个人吃喝怎么能用公款报账?即使是卖报纸的钱,也是大伙儿的,不能随便用。”習近平毫不留情地继续说:“小崔,你这种思想成问题,你要好好反省一下。”这顿饭的所有开销,最后都是習近平花的钱。

“習書記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他的客人,絕不用公費招待,他那份,連帶客人那份,全都是自己掏錢。”時任縣委辦公室資料組幹事的王志敏感慨地說。騎自行車調研、在大食堂吃飯


“共産黨人不能總爲自己的生活小事考慮,生活小事考慮多了,離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就遠了。”

——習近平


這是一輛老式“二八”自行车,车把下方,一个“凤凰”标牌清晰可见。30多年前,習近平就是骑着这辆自行车,奔波在正定县的乡间田野,穿梭于滹沱河的南北两岸。“当时的自行车属于紧缺物资,凭票供应。作为县领导,习书记其实可以领取一张自行车票,但是,他主动放弃了这项福利。”一位当时的县委办公室干事记得,習近平第一次回京探亲,就通过火车托运回他在北京用的那辆自行车。那时,县委、县政府只有两辆吉普车。習近平优先让老干部乘坐,除非出远门或有特别紧急的事,自己都是骑自行车出行。他对身边的同志说,骑车有三个好处:一是锻炼身体,二是接近群众,三是节约汽油。当时的正定县境内,只有三条柏油路。下乡经常要走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習近平行走其间,丝毫不以为苦。下乡路上,他与同行的人有说有笑,还常常问,这块地是哪个村的,那个砖窑归哪个村管理。他说,作为一名县级领导,必须充分掌握基层情况,这样才能分类指导。滹沱河穿县而过,把正定分成了河北、河南两个片区。因为道路不畅,到河南片5个公社调研,要么乘车花费1个小时绕道石家庄,要么骑自行车直接穿过已经干涸的滹沱河。習近平扛着自行车过河的情景,时任副县长的何玉一辈子也忘不了。

有一次,習近平和她骑车去河南片调研。行到滹沱河,自行车的车轮陷在沙土里,推也推不动,骑也骑不了。“近平拍着车把说,‘你天天给我服务,今天我把你扛起来吧。’说着就把自行车扛在肩上,踩着厚厚的沙土,一步步向前走去。”何玉说,她也连忙扛起自行车,跟着習近平穿过滹沱河。回忆習近平在正定工作的岁月,很多老干部的脑海中会浮现出这样的形象:长年身着一身旧军装,脚穿一双军布鞋,下乡调研时斜背一个绿挎包,说话不紧不慢,透着亲切。

“他是從中央大機關下來的,倒比很多基層幹部還簡樸。”大家說。

1982年初春,一天中午,县委大院的铁丝绳上,晒出一套被褥,引起了人们围观。深绿色的军被,经过多年浆洗,颜色泛白,尺码有些偏小,又窄又短。褥子上面,缀满三角形“补丁”,有人数了数,有四五十块。得知被褥的主人是刚来不久的县委副书记習近平,何玉急忙找到他。“从招待所给你借套被褥吧,用着舒服些。”她关切地说。“不用了,这套被褥我用习惯了。”習近平向她讲述了褥子背后的故事。原来,褥子上五颜六色的布块是母亲用家里的旧衣服裁剪后拼接成的。習近平15岁去陕北下乡后,就一直带在身边。“咱们共产党人不能总为自己的生活小事考虑,生活小事考虑多了,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远了。”習近平说道。

故事传开,人们对这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充满钦佩。習近平刚来那年,县委大院里的一间平房是他的办公室兼宿舍。室内陈设极为简单:一张黄色的三屉桌,一个一人多高的两门书柜,两条长凳支起一扇床板当床铺。那时的县委大院,只有一个大食堂,按点开饭,过时不候。習近平和大家一样,每到饭点,就拿着饭盆排队。

夏天,室内酷热难当,大食堂前的洋槐树下热闹起来。水泥板当餐桌,習近平常常和大家一起,蹲在地上吃饭。他总结说这样吃饭好:一是可以边吃边聊,相互交流;二是可以互相监督,减少浪费;三是可以边吃边谈工作,可谓一举三得。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習近平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

“后来,习书记的办公室搬到新办公楼二层西头南屋,干部群众在深夜常常看到他办公室的灯光。”喜欢吟诗作赋的王志敏,后来写过一首《灯窗剪影》:月明雪霁小楼东,遥望南窗烛影红。解语百机伏案牍,平常巷陌最关情。时任吴兴公社党委书记的高文兴至今记得,1984年为上一个项目向習近平汇报的事。

一天晚饭后,他赶赴習近平办公室,到达时已是晚上9点多,習近平正和一群人研究问题。他就在外面的房间等候,这一等竟然等了三个多小时。其间,工作人员多次催習近平吃晚饭。習近平送走最后一拨人后,马上听取他汇报。“习书记对我说,做人要后退一些,抓工作要抓牢抓死。”这句话让高文兴终身受益。因为忙于工作,習近平经常无法按时吃饭。散会晚了,从食堂拿两个馒头、一块卤豆腐,就算是一餐。下乡调研回来晚了,食堂已经关门,就在办公室用小煤炉煮挂面。知道習近平生活比较艰苦,有时碰到他下乡,一些基层干部群众就把自家种的红薯、花生拿来让他带回去,但習近平总是委婉地拒绝。

1983年冬天,因为高负荷的工作、不规律的饮食,習近平病了。“开始他不在意,但是高烧几天不退。到医院去看,医生要求他马上住院。习书记不同意,医生后来作出妥协:白天可以忙工作,晚上必须来输液。这样,习书记才住进了医院。”一位当时的县委办公室干事回忆道。县委办公室的同志们来看望習近平,一脸歉意:“永利娱乐网址77没照顾好您,让您累病了。”習近平微笑着说:“这点小病不算什么。”3天后,他坚决要求出院,重新投入到夜以继日的工作中。

“太苦你了。”習近平的亲属来信说。

工作再繁忙,習近平都坚持学习。“每天晚上,习书记处理完工作,就静下心来认真读书。”张银耀告诉记者,習近平读书的时间大多是在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2点左右。有时,下乡调研需要住上几日,他也会带上好几本书。習近平生病住院期间,原建设日报记者郭素芝前去看望,发现他没有拿其他行李,却带着两大包书。“他一边看,一边拿笔勾划,做读书笔记。”郭素芝回忆说。

1984年,原《河北青年》杂志编辑周伟思到正定采访。走进習近平的办公室,他第一眼就看到,各式各样的书不仅摆满书架,还堆放在办公桌上、床上。在很多干部群众眼里,習近平还是一个接地气的县委书记。那时县委、县政府的大门是敞开的,许多老农背着粪筐就进来了。習近平的办公室,经常有群众来访,不管是谁,他都热情接待。为方便群众找他,他的门常是半开着。

習近平是一个足球迷。李亚平告诉记者,每逢重大比赛,如果没有公务,習近平都会准时出现在县委办公室的电视机前。当时电视机很少,街上的老百姓也经常跑到县委来看电视。办公室的规矩是自带板凳,来者不拒。習近平经常和群众一起看球。看到激动处,他会不时地高喊“好!好球!”“唉!真臭!”县委办公室的同志们觉得習近平看球时“激情澎湃”,担心损害他在群众中的形象,后来只要电视转播足球比赛,就通知门卫提前关闭大门,不让老百姓进来了。很快,習近平察觉到了看球时的冷清,就询问起来。工作人员实话实说,習近平听完哈哈大笑,说:“不要把街坊邻居们拒之门外,以后看球时我尽量控制自己,你们也别再关大门了。”

1985年5月,習近平即将离开工作和生活了3年多的正定,前往厦门赴任。走前,他想和朝夕相处的同事们吃顿话别饭,就自掏腰包委托一位同志在家里招待大家。10多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一声声辛苦,一句句珍重,大家谈笑风生。饭桌上,一只烧鸡一碟花生米,几盘青菜和豆腐,这话别饭依旧是朴朴素素、简简单单……